十八薰

自珍重。别后酒酣无人劝。
微博@十八薰
翻唱er,5sing/网易云ID@十八薰

大部分时间是吃瓜捧场群众
极圈接待 红心蓝手

关键词:吴邪
火凤燎原
郭嘉/曹丕/苏轼/张辽
荀攸/贾诩/陈平/张良


近期:吕辽 辽all辽 吴邪 盗笔原著向全员
邪簇邪 邪盟邪

史圈外:火凤/秦时天九/MCU/神夏/安德系列/盗墓笔记/越狱相关

2018.3

【越狱|Michael/Whip】

·Michael / Whip (David Martin),大卫这个名字太迟出现了,我还是用了看着比较习惯的维普x【越狱五剧透有】
·纪念一下维普小哥,我超喜欢他的(。)然后模仿他讲话语气失败x
·越狱的粮好少啊…sigh…讲道理不应该这么冷呀……(

-
他关了灯,和莎拉交换了一个晚安吻后久久未眠。恍惚间又见客厅的灯亮了起来,似是有脚步声。多年逃亡的经历让他立刻坐起进入高度警惕的状态,来者是小麦克的可能又让他竭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怕。
“嘿,放松。是我。”
这个声音是不可能再出现的。但他觉得脑子有些昏昏沉沉,又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好像在云端躺着似的。也许是太累了。他就斜倚着,一动不动地听来者说话。
“我死不了,我没那么弱。谢谢你,迈克尔,你给了我一个家。”来者坐到他的床边,弹簧受力发出的嘎吱响声在安静的夜里十分清晰。
“迈克尔,迈克尔·斯科菲尔德。”来者喃喃,“嘿你知道吗,我这样叫你的时候总觉得很神奇,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竟然到现在才知道你的真名。但这个名字是被你其他所有朋友熟知的,他们曾千万次唤过这个名字,在阳光下或在阴影里,在我尚未遇见你的时候,在我还没来得及了解的那段故事里。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就是你,真正的你,但对我来说还有更多的意义。你还有好多故事没有和我说。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的啦。”
“我也是你的朋友对吧。”
“看,我这次聪不聪明,政府是不会帮我脱罪的,所以我得自己花一点小心思。当然这也有我爸的功劳。哈,我爸。这个说法还是有些生疏。”
“那次在酒吧一个人朝我的妞儿说脏话,我上去就解决了他,一秒钟。然后你在阿布·拉马尔的刀下时我也一下子解决了他,所以这次也一样。真的。我冲过去,把她的枪抢过来,扭一个方向抵在她肚子上。嘭的一声你的问题就解决啦。”
“我死不了的啦,我死不了的。I'm always your whip hand, remember? ”

他依旧斜靠在床头,客厅的暖黄色灯光远远投来,来者的身体隐没在背光的阴影里,看不清面孔。他只觉得一切薄凉缥缈。是梦,肯定是梦。还是早点醒来为好。他也想再看着他,哪怕只是看着一个黑色的梦里的剪影,可是他知道醒后的心痛,他选择在意识到梦境的一刻就将它结束。
他使劲去眨自己的眼睛,起初那暖黄色的光还在,还能依稀听见来者絮絮叨叨地说话,话的内容他却一句也记不住了。然后随着双眼一下清晰的压痛感,他清醒了过来。没有暖黄色的光,没有来人,没有斜靠的姿势,只有他自己双眼直直望向天花板。黑暗和死寂凝滞在房间内,平静地汹涌。旧日种种霎时浮现眼前。
他想起萨那的奥杰吉亚监狱里的口香糖打火机,想起跋涉过的沙漠,想起自己奄奄一息时维普在床边抓着他的手和他说话,说这些日子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人,说第一次遇到他是就觉得他们本就是兄弟一般,说他还有好多事没有告诉他,请不要死,请不要死。那是维普第一次叫他迈克尔,带着哭腔。又想起维普撅着嘴皱着眉头的样子。想起自己给了他……给过他希望。他们这样的人一直在追求的说到底不过是幸福简单的普通生活,他承诺了维普这一切,却最终没能和他共享。午后的草坪阳光喜人,莎拉和小麦克坐在草坪上玩闹,林肯走上前去吻住希巴……风景很好,但没有维普。他笑起来是明朗可爱的,那样的笑容是应当无所顾忌地存在于自由的国土的阳光之下的。他还那么年轻。

泪水渗入眼角细纹。周围一点光亮也没有,他所见只是无尽的黑暗,无边的高墙。自由和幸福,真真假假,一切都无法再重头。他用手抵住额头,紧闭双眼,身边仍是妻子平稳的呼吸。

-end

呜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编剧还我维普(

看了下……正文超短(
眨眼然后醒是我小时候意识到自己在做噩梦的时候用的方法2333这种发生了很不合常理的事也可以软绵绵瘫着不动看戏的梦好久没做了……不知道写的感觉对不对(
然后其实有的地方我记不太清了……比如我忘了那是不是他第一次叫Michael真名x没wifi没法回去看…有没有小伙伴告知一下呀x
tag又打不来了……冷门的痛(。)

评论(7)
热度(13)

© 十八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