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薰

自珍重。别后酒酣无人劝。
微博@十八薰
翻唱er,5sing/网易云ID@十八薰

大部分时间是吃瓜捧场群众
极圈接待 红心蓝手

关键词:吴邪
火凤燎原
郭嘉/曹丕/苏轼/张辽
荀攸/贾诩/陈平/张良


近期:吕辽 辽all辽 吴邪 盗笔原著向全员
邪簇邪 邪盟邪

史圈外:火凤/秦时天九/MCU/神夏/安德系列/盗墓笔记/越狱相关

2018.3

【男神x你】关根or吴邪。

悄咪咪转过来存着,感谢九凰XD!最近对关根时期的吴邪很感兴趣,觉得或许能从其中看到他生命的另一种可能性。当然也只是基于已有的一切而设想的可能性而已,如果真的只是摄影师、自由撰稿人或者建筑师,那就不是他了。我一直觉得吴邪有着极强的让自己走出comfort zone的动力,甚至是潜在愿望,即使他一度不希望如此。又想起那段三岁看到老了2333。所以说若说什么当时又怎会料到后来种种未免审题不佳,许多事情,甚至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有了迹象。

噫跑题惹!再赞美一下九凰!王萌萌这声老板娘喊得真好,建议涨工资2333

凤九凰:

#带吴邪玩##点文#ooc##私设多如狗#
@十八薰



风沙很大,这阳光也是异样的灼眼,你有点难受的眯起眼向远方眺望去,想看看尽头到底在何处。
没有,只有望不到边际而延绵的黄沙,和那清脆的驼铃声回荡在你的耳边。
突然你眼前出现了个人,恰好为你挡住了那刺眼的阳光,你终于舒展开眉眼,抬头微笑喊了他声:“关老师。”
他对于这个称呼似乎是有些不习惯,但还是应了一声,揉揉自己的鼻子问道:“怎么不戴帽子?”
“太热了。”
“你是想黑上一度吗?”
“没您黑。”
来这实地探查拍摄的这几天里,天还没亮,和你住同一帐篷的关根就已经出去。
真的是尽职尽业。
现在你和关根的关系,大概就是网上所说的恋人未满朋友以上,位处一种暧昧的比较尴尬关系。
“明天回去吧。”他说。
“回哪儿?”
关根笑着瞥了你一眼:“回家。怎么还爱上这沙漠了吗?”
你也笑笑没有搭话,你爱上的只有面前的这个人。
一个你不知该怎样去描述的人,他就像个谜团,是你那种花了毕生心血也不定能解开的谜团。
关根拍拍你的头,自顾自的说了句:“快了。”
什么快了?你并不是很懂,但也没有出声询问。
有时候保持神秘感还是很重要的。
次日你们便返程回杭州,当天关根把所有的手稿都交与你,要求你帮他整理好去寄给他的好友并寄上那六大盒钓钟烧。
令你好奇的是不知为何手稿中夹杂着细细的沙粒,你小心的整理着最后理到一起寄到了他留下的地址。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你的生活之中,仿佛人间蒸发。



在关根失踪后的近一年,你才慢慢地明白,他大概是不会回来了。
原本你还打算一直一直等下去的。
你这失败的暗恋。
你叹了口气,整个人往沙发上一摊,什么都不想干,双眼放空的盯着天花板。
开始思考之前死党问你的那个问题,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关根值得你等吗?
后面那个问题你毫不犹豫回答了值得,而之前的那个问题你答不上来。
换做是别人可能会有千奇百怪的答法,可你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是毫无意义的。
如果硬要回答,你喜欢他的一切。
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不过不知道这仅限于你刚认识他的时候,渐渐的,他的笑容减少。
他会和你聊一些摄影写作技巧,讲一些他在旅途中发生的趣事,绝口不提他的过去。
可能正是这一点神秘感,使你义无反顾的喜欢他。
人都喜欢探索未知的事物,不是吗?
“关根。”你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兀的笑了。
如果还能再见,你想问问他。
关老师,你到底是谁?
有时候你觉得他像另外一个人,尤其是当你直视他双眼的时候,你觉得他不是关根,他的身体里还存在另外一个人。



你以为你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直到你傍晚西湖采风时,你的镜头无意之中捕捉到了一个人。
你是在翻阅照片的时候发现的,当你再往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那边已空无一人。
你怀疑这只是你的错觉,刚想收起这笨重的单反相机结束这一日的奔波,却有人拍拍你的肩。
“好久不见,徒弟。”
也不知道你那句话戳到了你的泪点,你眼前瞬间变得雾蒙蒙,你努力恢复自己的情绪,压低了嗓音:“是挺久了,关老师。”
关根拍拍你的头:“走吧,我请你吃饭。”
“成啊。”
你以为关根会带你去什么餐厅里面,然而他却径直来到西泠印社旁一家名为吴山居的古董店内。
“老板你回来了。”王盟根本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他还是懒懒地趴在柜台上打着他手机游戏。
你是跟在关根后面才进来的,王盟随意一看,就看到了你,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你。
“老板娘?!”
你还没来得及开口否认,关根就把王盟剩下的话截住丢给他几百块让他去买点吃的。
关根把你带到了内室,给你泡了杯茶,他说:“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
你小啜了一口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你。
“关根是化名,我叫吴邪,是这家古董店老板。”
你一口茶是没喷出来,但是把自己呛着了,咳得根本停不下来。
吴邪起身拍着你的背,过了好一会你才渐渐缓过来。
“关……不,吴老板。”你喊。
吴邪揉揉自己的鼻子:“你喊我吴老板还是不习惯。”
“我之前喊你关老师你也不习惯。”
也是会下意识的去揉揉鼻子。
“那换个称呼吧。吴邪说。
“换什么?”
“随便你。”吴邪又回到自己位置坐下,犹豫一会问,“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啊,难道你要给我介绍一个?”
说来惭愧,那么久,你都已经奔三了,你还是没能放下他。
你听到了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像在庆幸着什么,接着你听到他说:“你看我怎么样?”
你被他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子当机了。
吴邪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言辞的失误,他又解释了一番,越解释越慌乱。
最后吴邪自暴自弃的说了句:“当我没说。”
你很少见他这样,应该说你根本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一面。
“我都听见了,我觉得你很好。”
然后你笑了:“我喜欢你,吴邪。”




你问最后?
他变成了你的法定丈夫。
“宝贝,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你缩在吴邪怀里问。
“很久之前。”
“……你这就是废话。”
“我觉得你这是白问。”
“我要打你了,信不信?”
“你打的过我吗?”
打不过,你认怂。

评论
热度(104)
  1. 十八薰凤九凰 转载了此文字
    悄咪咪转过来存着,感谢九凰XD!最近对关根时期的吴邪很感兴趣,觉得或许能从其中看到他生命的另一种可能...

© 十八薰 | Powered by LOFTER